<rp id="ceyc2"></rp>

    <dd id="ceyc2"><pre id="ceyc2"></pre></dd>

  1. <dd id="ceyc2"></dd>

    <li id="ceyc2"><acronym id="ceyc2"></acronym></li>
    首頁 >> 侃網事 >>侃評論 >> 微信微博Facebook們,到底從你身上榨取了什么?
    详细内容

    微信微博Facebook們,到底從你身上榨取了什么?

    时间:2018-03-19        阅读

    如果你不再想從早到晚手機不離身,不再想每小時刷好幾遍知乎微博微信YouTube 和Instagram,不再想每天被手機分散注意力導致碌碌無為,那這篇文章正是為你準備。

    科技公司搜刮你的注意力

    在那本著名的Elon Musk 傳記《硅谷鋼鐵俠:埃隆·馬斯克的冒險人生》中,有段話令小探印象極為深刻:

    “硅谷的目標,從曾經的承擔巨大風險來發動新產業革命,變成了設計易上手應用、娛樂用戶然后賣廣告安全賺錢。一位早期Facebook 員工說:這一代中最智慧的那群人,每天思考的都是,怎么讓用戶點擊廣告!

    現在,最成功的科技公司當屬谷歌和Facebook,而兩家共同點是都以廣告為主要收入來源。為此他們設計和收購了各種能吸引用戶注意力和時間的產品,包括YouTube、Facebook News Feed 和Instagram 等。

    這些公司給出極高的薪水待遇、極優厚的福利和舒適的工作環境,來招攬全球最頂尖的人才,甚至挖空了華爾街。而大批人才們進入公司,主要的任務卻是“如何想辦法保留增加用戶,和讓用戶在產品上花更多時間”。

    用戶和用戶的時間,就像是科技公司圈養的大批羊駝,可以一茬茬地薅羊駝毛。然而貴比黃金的羊駝毛都會不斷再生,用戶的時間卻一去不返。

    但是,跟馬斯克一樣看不慣這個現狀的人,是越來越多了!不同的是,馬斯克當時選擇南下洛杉磯創辦SpaceX;現在,有人選擇正面硬杠科技公司,把它們設計APP 的各種花招及背后邏輯全部公開,告訴用戶如何避免沉溺其中,并呼吁這些公司進行改變。

    比如這個名叫Tristan Harris 的人,曾經在谷歌工作,職位是“設計倫理師”(Design Ethicist),F在,他創辦了一個非營利組織,叫做Time Well Spent(即“好好利用時間”);而目的就是為了幫人們對抗“數字化注意力危機”(Digital Attention Crisis),不再沉溺于“刷微博—注意力分散—哎呀事情沒干完—算了再刷刷朋友圈吧”這樣的怪圈。

    Tristan Harris

    魔術師的陷阱

    為了跳出“陷阱”,我們首先得明白,最聰明的一群人,到底使用了哪些招數,設計出能讓人花費大把時間的應用?

    Tristan Harris 在一場TED Talk 的演講中,詳細回答了這個問題。魔術師的陷阱,都擁有精妙的設計,針對了人性的弱點。

    你真的有選擇權?

    西方文化強勢擴展,其核心“個人的自由選擇權”,已經成為普世價值之一。我們強調每個人都能做出自由選擇,但是,提供選項的菜單有誰決定?——你的手機,和手機中各種應用,在爭搶這個決定權。

    舉個例子。小探和若干好友周末聚餐,然后想找個休閑場所繼續聊天。這時候,大家紛紛拿出Yelp(即美國的“大眾點評網”) 搜索“附近區域”,Yelp 立刻給出了一張由咖啡廳和酒吧組成的菜單。

    于是,大家開始比較哪家咖啡廳/酒吧評分高或者照片好看,最終做出決定時,我們以為這基于我們的“自由意志”,卻不料一切皆在Yelp 的計算之內。因為它掌握了菜單的提供和定制權力,所以無論我們選誰,Yelp 都是獲利的一方。

    這不是說Yelp 提供的菜單不好,而是在于:Yelp 壟斷了我們的選擇范圍;并且,逐漸把人們的選擇需求與手機應用綁定,讓你每次都得求助于它們,從而越來越依賴手機。比如說,在大家刷Yelp 上的精修圖時,沒有人抬頭看看不遠處的廣場,那里的草坪上有露天電影,而Yelp 可不會把這個選擇告訴你。

    除了Yelp 這個例子,我們很多選擇和需求,都已經交給手機應用解決了:

    “誰是你最好的朋友?”答案可能是微信上聊天最多的幾個人;

    “今天有什么大事發生?”答案存在于今日頭條和知乎的熱門新聞菜單;

    “今天有什么重要的事情?”——看看手機的消息通知。

    所有用戶界面都是一張張菜單;手機每日推送的通知也是一張菜單?萍脊就ㄟ^“菜單”,壟斷了用戶的選擇范圍;讓用戶認為要解決需求,就得把手伸向手機。只不過,菜單不會告訴你所有的選擇,也未必解決了你的真正需求。

    信息爆炸時代的焦慮

    這種焦慮感我們都很熟悉。

    微信一小時刷一遍,五千個好友發的朋友圈內容, 萬一哪一條內容很勁爆或者和我有關呢?

    折扣網三小時點開一次,幾百條優惠信息,可能正好我想買的某個東西突然打折?

    Instagram 更是從早到晚登錄狀態,網紅們又發明了新的拍照姿勢頓悟新的lifestyle,要是我不知道豈不太落伍了?

    每一分鐘,每一個APP,都有新的信息涌現。在應接不暇疲于消化的同時,我們又生怕錯過某一個“可能很重要/相關”的消息;于是只好不停地、反復地打開應用、下拉刷新。當然大部分時候徒勞無功,只有注意力被一遍遍打散。

    每一個新聞和社交應用為了搶占用戶時間,都爭先恐后向你提供新的消息。事實上,99.9%的內容,你不知道也毫無關系。

    但是,很多人踏入這個陷阱就再也爬不出來,包括曾經的小探。后來某一個暑假,小探去西南偏遠鄉村調研,手機電腦要斷網八天。這八天中我每天焦慮于自己的“與世隔絕”,生怕被世界拋棄。然而調研結束后,我立刻各種社交媒體登陸刷新,最終得出結論:太陽底下無新鮮事。哪怕八天不開手機,你擔心焦慮的一切,也都不會發生。


    沒有盡頭的無底洞

    承接上一條, 為什么你有時候只想打開應用看看更新,卻不知不覺消磨了一小時?

    先來看一個康奈爾大學的實驗。兩組實驗對象用同樣大的碗吃飯,A組碗可以從底部自動補充食物,B組不可以。結果發現:A組人員平均比B組人多吃73%的食物,然而并沒有更明顯的飽腹感;在估計自己吃了多少時,也以為和B組差不多。

    給人提供源源不斷的“食物”,哪怕他們不餓,也能吃下更多。這個道理在手機應用里也成立。Facebook News Feed,今日頭條新聞、知乎推薦和微博熱門,只要你往下拉或者刷新,就會持續更新內容;而各種視頻網站也學到這招,表現在用戶看了一個視頻后,不需自己動手搜索,網站會自動開始播放下一個視頻。

    當然,這些公司會宣稱:自己這樣做,是為了幫用戶更方便地看到想看的內容。

    然而事實上,你會在打開應用看完更新后,因為“怕錯過”的心理,而一遍遍下拉、刷新;或者就是想找找還有沒有好玩的東西。在漫不經心的消磨中,你就掉進了“時間無底洞”,永遠不能下沉到底。這正中科技公司下懷,因為用戶的時間,可以在廣告商那里換算成金錢。

    除了以上三點,魔術師們還能變出許多其它戲法。

    比如我們都知道,作為群居動物,人類很需要與同類進行互動、獲得回應和肯定。朋友圈的“點贊”只花費0. 5 秒,卻讓你有了“我們保持聯系”的錯覺(事實可能是現實中完全不認識);而因為美食照九連拼收獲一堆贊,也會令人感到備受肯定。

    又如LinkedIn(領英),經常給用戶發送一串加好友建議,你只需一鍵“同意”,收到好友邀請的對方,卻會認為你是經過主觀考慮而主動請求互動的——通過這種設計,領英制造了用戶間的互動感,從而增加用戶粘性和活躍度。

    可能大家會想:就算科技公司設計種種軟件應用,無非是想讓我使用產品,在上面花時間,和替我做選擇。這也沒什么太大壞處吧?

    客觀層面,這些應用會分散用戶注意力集中度和持久度,造成效率低下,以及花費太多時間在無意義的事情上,已經是眾所皆知。而知名作者Joe Edelman 則提出:

    社交軟件,讓人們難以遵從自己的價值觀而活。價值觀就像你的脊梁骨,平時你不會想到它,但是一舉一動,都是在它的支撐下進行。社交軟件讓你沉溺其中的同時,也在通過種種技術手段,讓你適應它的規則,從而“扭彎”你的脊梁骨。

    舉個例子,你能想象有任何法律規章,讓你每說一件事,必須在 140 個字符內講清楚嗎?可是推特和微博就能!從這個角度,它倆可比《治安管理處罰條例》管得寬多了。類似的,還有手機推動功能,擾亂了你自己安排事情的優先級;社交平臺的“點贊”和“轉發”等功能,讓你擺脫不了話語權更大的人對你施加影響,雖然你根本都沒見過他們。

    這種左右價值觀的威脅,可能后果更嚴重,但卻更加難被察覺。而小探還要說一個更讓人悲傷的事實:就是哪怕我們知道了這些事實,但憑借一己之力,還是很難對抗高科技公司集結全世界精英,編織成的充滿誘惑力的“陷阱”——比如看了這篇文章,你可能會在兩天內少刷手機,然后故態復萌。

    因此,Tristan Harris 和Joe Edelman 等人,更多的是公開呼吁這些科技公司,從自身內部開始改變。這也是他們認為行之有效的方法。

    扎克伯格的呼應

    扎克伯格表示:“Facebook 上的公共內容,即來自企業,品牌和媒體的帖子,正在排擠我們私人互動的時間;被動地刷帖和看視頻,即使它們具有娛樂性或信息性,也不是件好事;诖,我們正在對Facebook做出重大改變,首先就是針對News Feed(和今日頭條類似的產品),讓用戶不再看那么多來自企業,品牌和媒體的內容(喜大普奔)......我們有責任確保我們的服務不僅有趣,而且有益于人們的幸福!眲e家不好說,但是Facebook 的老大,馬克·扎克伯格,在今年一月份發了一篇長文,似乎是在回應這種呼吁,因為他開頭就提到: 2018 年的一個“大目標”,是保證我們在Facebook 上“time well spent”。

    雖然扎克伯格的公眾形象一直在“黑化”,但是沖著這份自言帖,小探還是要怒贊一個;仡^想想谷歌曾經的核心準則:“Don't be evil”,是多么的深刻和有預見性——這句話的直接含義,不就是“不要剝削用戶”嗎?


    838.jpg

    技术支持: 善源網絡.善建站 | 管理登录
    seo seo
    国产午夜伦伦午夜伦无码_茄子视频ios安全下载安装_国产婷婷一区二区在线观看_精品高清无码视频